当前位置:首页  媒体华园

光明日报:袁伟:有趣的研究与有用的研究怎样兼顾

时间:2021-12-30单位:党委宣传部浏览量:494

分享到

  光明日报12月29日文章(华南理工大学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教授 袁伟)大四那年,家境并不富裕的我原计划毕业后便工作赚钱补贴家用,但父母坚定地支持我读研。工作后,科研、教学、培养学生成为我的三大主业。凭借努力,我先后两次破格晋升,毕业当年评上副教授,32岁那年,成为学院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导。

??科研是一场修行,科研人要甘于寂寞,啃得了“硬骨头”,坐得住“冷板凳”。这条路上,我经历过太多失败,也时常被成功的喜悦包围。

??还记得攻读博士时,由于实验楼拆迁,科研条件一度非常艰苦。我和两位师弟长期挤在只有三四平方米的小实验室里,经常四处借设备,但大家还是挺了过来。凭借努力,我还获得了学校和学院的优博创新基金资助。

??近些年,我的研究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及相关领域。随着这一行业的迅猛发展,我时常感到团队建设赶不上发展需求。相应地,也产生过两大困惑。好在答案在不停歇地实干中越来越清晰了。

??第一个困惑是:到底该做“有趣的研究”还是“有用的研究”,是聚焦科学前沿还是瞄准技术难题?我带着团队一边坚持基础研究,一边冲在产学研融合第一线,重点攻关生产应用中的“卡脖子”问题。渐渐地,我深感,基础研究有力支撑着应用研究,而应用研究中的发现为基础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与灵感。这正是科研界常说的:搞科研既要“顶天”也要“立地”,不仅要占领科学高地,还要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问题,“要把书架上的东西放到货架上”。现在,我们已为十多家行业领先企业提供技术支持,科研报国的信念越来越坚定。

??第二个困惑是:机械专业本身偏工程、偏技术,在从事机械、能源、材料多学科交叉课题研究时,我们常感到“先天不足”,很多想法受限于专业和平台难以实现。但经历了多年探索后,这个难题也基本解决了——在实践中,我们磨炼出了跨学科、跨专业、跨领域的研究能力,而这种能力正是持续创新的源头。

??2013年年初,父亲因病去世,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成为我终身的遗憾。办公室里书柜一角,至今摆放着我和父亲游览植物园的合影,照片中父亲紧握着我的手,这份爱成为我前行的动力。现在,我已入选科技部和广东省领军人才,得到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资助。在“双碳”目标驱动下,我将带着团队执着前行,走向更广阔的科研舞台。

返回原图
/

##########
<span id='ZVLDZWSF'><sup></sup></span><samp id='qyJPJ'><center></center></samp><b id='WvLvOms'><address></address></b>
<dfn></dfn>
<dir id='LFWJkZpY'><marquee></marquee></dir><label id='qZ'><abbr></abbr></label><center id='CNiOcE'><legend></legend></center>
<strong id='WNmUVgah'><em></em></strong>
<tt></tt><blink></blink>
<samp id='gZT'><sub></sub></samp><base id='bGeRAgeo'><sup></sup></base>
<blockquote id='TfxM'><pre></pre></blockquote><big id='Man'><sup></sup></big><dir id='SsVmpy'><xmp></xmp></dir>
<q></q>